欢迎访问洛阳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官方微信 资讯网 切换到繁体 站点地图
字体颜色
银色
黑色
红色
绿色
蓝色
栗色
青色
金色
灰色
还原
开始适老模式 无障碍阅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汉魏洛阳城发现东汉北宫宫墙遗迹

发布时间: 2024-03-05 09:21 阅读 1300 次

备受关注的汉魏故城遗址博物馆正加紧建设,近日,在郑州举行的河南考古新发现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汉魏城考古队队长刘涛介绍了汉魏洛阳城宫城遗址的最新发掘成果,为延伸历史轴线、丰富历史内涵再添考古实证。

汉魏洛阳城宫城始建年代上推至东汉时期

作为东汉、曹魏、西晋、北魏等朝代的都城,汉魏洛阳城上承周汉文明,下启隋唐盛世,历经中国古代历史社会变革、民族融合、东西文化交流,在中华民族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和发展历程中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历经60多年考古发掘,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现了城垣、城门、宫殿、衙署、苑囿、佛寺、灵台、太学、辟雍、明堂、墓园等众多遗迹。

去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汉魏洛阳城宫城东墙、宫城东南角、仓窖区西北角等部分进行了发掘,新发现了与东汉北宫宫墙有关的遗迹,进而为确认东汉北宫的范围、选址及宫城形制演变提供了全新资料。

刘涛介绍,新发现的东汉北宫东墙、南墙均巧妙地利用了台地的地形地貌特征,在台地边缘冲沟内侧修筑而成。东汉北宫的范围,与魏晋、北魏时期的宫城范围大致相同,只是不同区域的垣墙位置略有变化。东汉至北魏时期的宫城宫墙外侧均有宽度不一、不同时期的道路,北魏时期的道路最宽。

随着汉魏洛阳城遗址考古勘察获得持续进展,考古工作者一直尝试结合史料对东汉都城进行进一步复原研究。这些发现从考古资料上确立了东汉北宫的范围,说明北魏宫城范围在东汉时期已形成,将汉魏洛阳城宫城的始建年代从魏晋时期上推到东汉时期,进一步丰富了汉魏洛阳城的历史文化内涵。专家认为,东汉北宫依据自然地貌营建的事实,直观体现了汉魏洛阳城的营建思想,以及当时人们对自然条件的认识和利用所达到的高度。

东汉洛阳城南宫、北宫并重

东汉时期的洛阳,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公元25年,汉光武帝刘秀光复天下,年号建武,正式在洛阳建都。东汉都城洛阳城,是在成周城、秦三川郡治和西汉河南郡治洛阳城的基础上营建而成,由于被后世曹魏、西晋及北魏等朝代多次重建叠压,所以其形制布局和宫室面貌较难探究。

据文献记载,东汉洛阳城“南北九里、东西六里”,四面有城门十二座,其宫城继承了秦时就有的南宫、北宫并重的格局。汉光武帝建武十四年(公元38年),修建了南宫正殿前殿;汉明帝永平三年(公元60年)重修北宫,永平八年(公元65年)北宫建成。《文选·古诗·青青陵上柏》中提到:“两宫遥相望,双阙百余尺。”

根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勘察情况,考古工作者绘制了东汉南宫和北宫的平面复原图。具体来看,两宫的规模基本相当,南北长约1600米,东西宽约1000米。南宫位于都城南半部,北宫位于都城北半部。

东汉末年,时局纷乱,南宫、北宫见证了众多历史事件的发生。大家所熟悉的“十常侍乱政,大将军何进被杀”“董卓焚烧洛阳宫室”等都发生在这里,随着洛阳城被毁,三国群雄先后登场,三国时代拉开序幕。

仓窖区首次发现新莽时期遗物

在对汉魏洛阳城仓窖区的发掘中,考古工作者在北魏宫墙东侧,发现了200多块陶钱范,可辨识的钱文有“大泉五十”字样,这是首次在汉魏洛阳城遗址发现明确的新莽时期遗物。

西汉末年,王莽篡权后,为削弱统治集团的势力,通过货币改制来掠夺天下钱财,以增强其财力维持庞大军费开支。他在位的短短13年里,进行了四次货币改革,发行多种钱币,“大泉五十”是铸行期最长的一种货币,铸造时间最早,流通时间长,使用范围广。

实际上,“大泉五十”是一种虚值大钱,即“大钱当五十”的意思。一枚“大泉五十”与西汉时期两个半“五铢”钱的重量相当,却要与五十枚“五铢”钱等值流通,因此,每发行一枚“大泉五十”,就要从百姓手中夺去相当于四十七枚半“五铢”钱的财富。新莽政权以此不等价交换进行掠夺,必然引起大家的强烈反对,最终走向了灭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提示

请输入搜索关键字!

确定